裁员、败退、求变,完美世界的谋生记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星志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影游联动熄火,“失速”的完美世界还有追赶的机会么?

进入2021年后,完美世界在资本市场上节节败退,股价“跌跌不休”,甚至一度在3月15日跌停,股价较2020年7月中旬股价高点下跌近六成。

4月13日下午,完美世界游戏品牌升级发布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短短两个小时内,完美世界游戏CEO鲁晓寅一口气发布了24款新产品。4月15日,完美世界发布2020年业绩快报。快报显示,2020年完美世界营收达102亿,同比增加27%。其中,游戏业务营收92亿元,同比增加35%。

但资本市场对此反响平平,截至4月16日收盘,完美世界股价依旧在20元左右的低点徘徊。

据公司官网介绍,除了游戏,完美世界还有影视、电竞、院线、动画、教育五大业务战略布局。完美世界寄希望于其游戏研发与游戏相关的内容创作能力能辐射到其他业务。

但据业绩快报,受存货减值影响,2020年完美世界影视业务预计亏损5亿元;受宅经济红利退去和新游戏发布断档影响,2021年1季度游戏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15.19%-19.13%。

其他业务线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一位完美世界员工向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透露,教育业务基本靠游戏挣的钱“补贴”,从商业角度看,教育业务并不赚钱。

影视寒冬仍未过去,游戏市场诸侯环伺,在此背景下,完美世界在多条业务线上进行调整。

4月13日发布会上,鲁晓寅提到,近三年完美世界游戏研发人员规模从2500人扩张到3800人。此外,刺猬公社获悉,完美世界旗下教育、88邮箱等业务均有不同程度的裁员和人事变动。完美世界正在经历自己的“敦刻尔克时刻”。

面对市场的巨变,这家A股市值最大的游戏公司搬出了全部家底“All in”游戏,希望以一场完美的转身重回游戏行业第一队列。

成也祖龙,败也祖龙

任何一家企业在成长发展过程中,都会出现若干个“关键时刻”,它们不在之前的公司规划内,但回溯起来又都是企业的主动选择。面对这样时刻的选择,往往决定了企业在未来一段时期的命运走向。

在完美世界游戏的发展史上,这样的时刻有两个,且都与“祖龙工作室”这个名字有关。第一个“关键时刻”,祖龙帮助完美世界成功上市,跻身游戏行业第一梯队;而在第二个“关键时刻”,祖龙的出走给完美世界踩下了一脚刹车,完美世界“失速”,掉出第一梯队。

祖龙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游戏工作室,由出身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李青创立,最初只是几名清华大学学生出于兴趣建立的小组,在校期间刻苦钻研游戏引擎技术却受限于资金难以发展。

此时同为清华毕业的池宇峰,向这个前景尚不明朗的学生团队伸出援手。在池宇峰的支持下,1999年,祖龙的第一款作品,也是中国第一款3D即时战略游戏《自由与荣耀》问世;2001年,《自由与荣耀2》《抗日——血战上海滩》《抗日——血战缅甸》问世,并获得口碑市场的双丰收。

但彼时的国产游戏市场,盗版横行,做单机游戏养活不了祖龙。在网游大潮来临时,池宇峰的洪恩教育再次向祖龙伸出橄榄枝,将其招致麾下,2004年完美时空(完美世界前身)成立,祖龙加入,李青任公司首席开发官,完美时空低调开启自己的网游研发之路。

2005年,完美时空发布了第一款网游产品《完美世界》,2006年3D Q版MMORPG《武林外传》公测,两款产品都取得了不错的市场成绩,使得完美跻身准一线游戏研发公司行列,这两款游戏均出自祖龙之手。

接下来,完美要迎来的对手是当时如日中天的盛大和九城。仅有两款成功游戏的完美急需下一个爆款来巩固地位,但从头研发游戏需要长时间研发,巨额资金投入,即使是洪恩教育这样的大公司也无法持续向完美输血。

从商业角度来看,最好的选择是效仿对手盛大赴美上市,但为了提高上市前的估值,同样需要一款成功的游戏,完美需要在资金有限、短时间的挑战下做出一个爆款游戏。

完美选择以现有产品蓝本进行改造,尽可能多复用美术素材与程序代码。也就是我们今天熟悉的“换皮游戏”。

完美高层很敏锐,他们以100万元买下了热门网络小说《诛仙》的游戏改编权,并结合《诛仙》粉丝多为网游轻度玩家的特点,引入了游戏内挂机的系统;发行阶段完美还与水木年华、林俊杰、任贤齐合作代言歌曲进行营销。2007年5月,游戏一经上线便取代《完美世界》和《武林外传》成为了公司最受欢迎的网游。

仅仅两个月后,2007年7月27日,完美世界的前身,完美时空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盛大、九城之后国内第三家上市的游戏公司,跻身一线游戏厂商行列。在这个“关键时刻”,祖龙功勋卓著。

在完美世界的发展中,祖龙之于完美,类似于天美之于腾讯。《诛仙》IP模式的成功帮助公司上市,也在公司埋下了一颗分歧的种子。

上市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无异于一场“成人礼”,完美上市后短期内不用再担心资金问题,但也要面临业绩压力与股东的掣肘。

上市后的前两年,完美步入高速成长期,2008年发布了《口袋西游》《赤壁》《热舞派对》三款作品,《完美世界》国际版也在日本、北美等地上线。

但随后完美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局,营收增长放缓,利润不断下滑,新产品发布频率逐渐降低,老产品运营成本逐渐升高。

负面舆论也接踵而来,2008年发布的《热舞派对》被指抄袭《劲舞团》,2008年发布的《流星OL》被指抄袭《笑傲江湖》,2010年发布的《神魔大陆》被指换皮《完美世界》。

最致命的是“内斗”这一大公司通病,这也是祖龙离开完美的原因之一。2013年,业绩不断滑坡,人事动荡频繁的背景下,池宇峰依然选择卸任完美世界CEO,交给清华校友萧泓,自己则专注于拓展影视、教育领域。次年高层内斗中,祖龙工作室创始人李青带队出走。

一位接近完美世界的人士向刺猬公社透露,研发能力最强的祖龙独立后,公司很多项目不得不暂停。其他项目面临的问题也已是积重难返,公司游戏业务的架构中,发行、平台与各项目间“三权分立”。“相当于游戏从开发到上线的过程就完全脱节了,那几年完美基本上就没什么项目往外发。16、17年时候,一年可能只有一个项目。”他说。

凭借池宇峰的左右腾挪,2016年,盈利能力持续下滑的完美世界被装入完美环球,重新在A股上市,但2016、2017年正是手游市场爆发之年,腾讯和网易凭借《王者荣耀》与《阴阳师》,确立了国内游戏市场前两名的地位。完美世界“完美”地错过风口,昔日风光无限的头部游戏公司掉出第一梯队。

完美时空于2010年更名为完美世界,与旗下游戏IP同名。外界对此举有各种解读,但可以确定的是,祖龙为完美构建起的《完美世界》和《诛仙》这两个IP,至今仍是公司维持营收数据的重要倚仗。

第二增长引擎熄火,“影游联动”前景成疑

2013年池宇峰卸任完美世界CEO,专注于影视领域。其实完美世界对于影视产业的战略布局要追溯到美股上市伊始。

从《诛仙》的成功开始,完美世界就意识到了内容IP的商业价值,2008年池宇峰成立了完美影视,次年第一部作品《非常完美》登陆大银幕。

2010年开始,完美影视业务开始发力,与著名导演赵宝刚、滕华涛等建立了长期独家战略合作关系,并先后参与制作和投资《建党伟业》《建国大业》及《钢的琴》《失恋33天》等影片。

其中,2011年上映的《失恋三十三天》制作成本不到一千万,拿下3.5亿票房,成为年度票房黑马。

2014年完美环球借壳金磊股份A股上市,2016年影视股泡沫破灭之际,池宇峰把私有化的完美世界做价120亿出售给完美环球,重组后的完美环球更名为完美世界,玩起了“最大影游综合体”的概念,股价大涨71%。

躲过影视股泡沫破灭的池宇峰信心大增,公开场合下,池宇峰等公司高管多次强调“影游联合”的战略,影视业务成为完美世界的第二增长引擎。

2016年开始,成为传媒第一股的完美世界开始涉足院线领域,试图巩固它在影视行业的地位,两年时间投入超过20亿。院线是重资产领域,擅长轻资产运作的完美世界遭遇了水土不服,连年亏损。

财报显示,2016年~2018年,完美世界影视业务营收稳步增长,在2018年影视业务一度占据了公司营收的33%,但影视业务营收增长速度远比不上营业成本的增长,影视业务毛利率逐年下降。

2018年,完美世界放弃了收购仅两年的院线业务,亏损超过5亿元;同年,影视行业“限薪令”发布,影视存货计提跌价损失3.56亿元。

除了影视行业不景气带来的亏损外,2019年年报中,完美世界对其旗下的子公司同心影视计提商誉减值3.5亿元,2019年全年影视业务共计亏损7.07亿元。

疫情更是给完美世界影视业务以沉重打击。4月15日,完美世界发布2020年度业绩快报,全年影视业务营收9.62亿,同比减少18.3%,亏损近5亿元,影视业务营收已不到整体营收的10%,不仅未能与游戏并驾齐驱,反而拖累了公司业绩。

财报显示,2017年~2020年,在游戏业务持续高速增长的背景下,受影视业务亏损影响,完美世界净利润在15亿元人民币左右“原地踏步”,影视业务这个“第二增长引擎”熄火。

影视业务遇冷也影响了完美世界的核心战略——影游联动。在池宇峰的构想中,影视与游戏两大业务,无论哪方产生了优质IP,都可以与另一方协同发展,产生1+1>2的效果,但除了《射雕英雄传》《烈火如歌》,以及还未上线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手游外,游戏、影视两条业务线的产品都是各自为战。

一位完美世界员工向刺猬公社透露:影视业务对游戏业务的反哺价值不高,游戏业务却要经常向影视业务输血。“进退维艰”的局面最终会反映在股价上。

公司管理层与股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2019年6月18日交易解禁至今,股东及实控人池宇峰已合计套现超75亿元,这让外界对公司发展充满了疑虑。

完美世界背水一战,手中仍有三张“王牌”

业绩快报显示,2020年完美世界游戏业务营收92.6亿元,同比增长35%,利润22.85亿,同比增长20%;影视业务继续萎缩,营收9.6亿,亏损5亿。

影视行业收入不稳定,在业绩快报中完美世界称:“未来,公司将顺应市场环境变化,谨慎投资与积极消化库存相结合,加快推进库存项目的发行和排播的同时,在新项目的立项及开机中采取更加聚焦的策略,以期实现影视业务的稳健发展。”止损与扭亏为盈是未来完美世界影视业务的重心。

加之4月13日游戏产品发布会上,在研24款新品中仅有《香蜜沉沉烬如霜》手游一款与自有IP联动的产品,池宇峰眼中,游戏与影视,天平两端孰轻孰重已有定论。种种迹象都表明,17岁的完美世界暂时收起了“泛娱乐帝国”的野心,准备专注游戏这一条赛道,背水一战。

即使抛去影视业务,完美世界的“现金牛”游戏业务短期内的增长态势也不容乐观,近两年完美世界游戏业务的高增长源于游戏市场回暖,完美与头部玩家的差距仍在扩大。

从整体收入看,2015~2019年,完美世界移动游戏收入从14.8亿元增至38.8亿,年均复合增长率27.25%,低于同期移动游戏市场38.9%的增速。从细分领域看,其游戏产品的核心品类是MMORPG,在这条赛道上排名第二。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MMORPG品类中,网易排行第一,流水额是第二名完美世界的三倍。

据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移动游戏行业研究报告》,2019年,上市游戏公司中,完美世界移动游戏营收排名第四,排名第三的三七互娱营收是其三倍;从营收上看,完美世界仅占上市游戏公司营收总额的1.86%。

值得一提的是,字节跳动于2021年3月收购游戏公司沐瞳科技,估值约40亿美元,与完美世界目前市值相当;当初独立的祖龙娱乐于2020年7月15日上市,目前市值112亿港币。巨头搏杀,诸侯环伺的游戏市场,留给完美世界等老牌厂商追赶的空间已然不大。

但作为拥有17年历史的老牌厂商,完美世界仍手握三张“王牌”。

其一是强大的IP实力。《完美世界》和《诛仙》依然是完美“最能打”的IP。一位完美世界员工向刺猬公社透露,今年完美将发布5-6款游戏,公司内部对KPI期待最高的是《诛仙》IP的新作《梦幻新诛仙》。

另据4月13日完美游戏新品发布会,完美储备了《女神异闻录》《一拳超人》等IP合作,其中全球千万销量的殿堂级JRPG游戏《女神异闻录》的改编合作是全球首次。此外,完美世界还拿下了几款文学影视作品的改编权,包括温瑞安武侠系列、彩条屋的《哪吒》《姜子牙》《大圣归来》,以及艺画开天的《灵笼》,进一步扩充了自己的IP库。

强大的自研能力是完美的第二张王牌。发布会上公布了多款跨品类、题材的自研二次元手游,包括玩家期待最高,对标《原神》的《幻塔》、科幻异星开放世界新品《Project:棱镜》、二次元卡牌新作《Project Bard》等。

据艾瑞咨询数据,国内泛二次元用户已达到4.2亿,且与移动游戏用户重合度极高,但二次元游戏用户口味变化快且难以捉摸,《幻塔》就曾在2020年10月测试中因被玩家诟病而大改美术风格。

《幻塔》自2018年立项至今开启二测,开发时间已有三年,其他二次元游戏项目命名仍为代号,游戏研发仍处于早期阶段,仍未取得版号。二次元重度游戏投入高、研发周期长,营收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一位完美世界项目负责人表示,不同品类游戏的研发的区别可能相当于两个行业,传统厂商与新生代厂商相比,缺乏二次元游戏研发的经验,完美目前还是深耕老IP,在产品转向上要一步一步来。

完美世界的另一张王牌是平台。2021年2月9日,与V社合作的蒸汽平台开启先锋测试,目前已上架50余款游戏,包括《戴森球计划》《面条人》等热门佳作。2020年12月,完美宣布与华为鸿蒙在5G与云游戏领域合作,游戏玩家增长红利渐退,完美世界希望通过平台带来的流量入口和用户粘性实现“弯道超车”。

对于完美世界和池宇峰来说,竞争形势与2006年何其相似,只是当初的老对手已经黯然离场。盛大干起了投资生意,九城的朱骏和贾跃亭合作造车,只有知天命之年的池宇峰还在游戏赛道和后辈搏杀。

国内游戏市场“三分天下”,腾讯网易共同占据过半份额,新生代公司也开始崭露头角。对于“影游联动”熄火,业务发展失去想象力的完美世界,想要向市场证明自己的价值,当务之急是重新夺回游戏市场的第三名位置。

参考资料:

1.2021年网络游戏行业完美世界分析报告

2.B站up主“芒果冰OL”:【中国网游史20】游戏行业的悲哀,屠龙勇士终将化身为龙!《诛仙》的诞生与陨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