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黑客,人们为什么变得双标?

 

来源 |炫酷脑

作者 |Emily Reynolds

当我们认可黑客的行为时,本质上是对社会资源未能公平分配的不满。

假如在搜索框内输入“黑客”,你会看到一页又一页的黑客写照。他们通常都坐在一片黑暗之中极具威胁性地打着字、常常头顶着一个钢盔或者带着盖弗伊面具、黑色的屏幕上闪着荧光色的代码。这种黑客的邪恶形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盛行的审美,但是这种审美直到今天依然非常受欢迎,同样深深扎根在大众的脑海里。

然而最近,人们对黑客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变化。今年年初,一个黑客组织因为向两个慈善机构捐献了价值一万美元的比特币而上了新闻头条。他们声称这笔钱是从跨国公司那里勒索来的。虽然慈善机构最终拒绝了这笔捐赠,但是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对这件事的贬褒不一,有许多人赞扬了黑客的行为。在近期的一项研究中,来自肯特大学的玛丽亚-海林(Maria S。 Heering)团队认为,人们对黑客的态度实际上取决于黑客做的事。假如人们对黑客攻击的机构积怨已深,那么人们将对黑客保持非常正向积极的态度。

在一项研究中, 259 名参与者被要求想象自己将参与一场决定职业生涯的考试,但是考试的内容含糊不清,与之前学习的内容可以说是毫不相干。等到最后出分时,他们发现打分非常不公正,因此参与者需要和几位同学一起向大学提出申诉。

在介绍完这些背景之后,参与者被分成两组,两组参与者收到的大学对诉求的回应非常不同(这种机构回应诉求的能力也被称之为“外部效能”)。其中一组被告知大学对他们的申诉毫不理会(低外部效能),另一组的大学则积极处理投诉(高外部效能)。之后,参与者被要求给自己对大学的愤怒程度打分,接着他们就会看到黑客在学校官网上留下的“干点儿正事吧”的留言。

最后参与者反映了他们对黑客的态度,包括他们是否认为黑客的行为是合法的、是否尊重黑客以及是否认为黑客的举动能够帮助大学完善工作。正如预测的那样,那些被分配到低外部效能大学的参与者会更加愤怒,他们也更倾向于觉得黑客的行为是合法的

第二项研究总体复制了第一项研究的设置,但是这一次参与者们被告知,他们上传在一个学术交流网站上的作品被一位网站负责人拒绝了。在低外部效能的情况下,网站没有及时反馈那些作品被拒绝的参与者,而在高外部效能的情况下,网站将建立一个新的系统,来查询未能成功提交的作品详情。之后参与者会再次读到黑客在网站上留下“干点儿正事吧”的留言。

与第一项研究的结果一致,在低外部效能的情况下,参与者会明显感到更加愤怒,也直接导致了他们对黑客行为的认可。从小范围上来看,你会支持一个攻击你不喜欢的机构或系统的人,这件事是非常理所当然的,然而背后的道理却会在更广泛的社会关系中体现。当我们认可黑客的行为时,本质上是对社会资源未能公平分配的不满这样的情况会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中体现。比如今年疫情期间,人们会尤其关注财富急速增长的少数富人,特别是在大部分人的生活都因为疫情而变得非常困难的情况下。

因此,当我们在面对社会的不公正时,我们会对那些打破这个不平衡权利状态的行为更加支持和理解。在这个时代下,人们纷纷陷入了对不公平的愤懑之中,长久建立的信任被削弱,这些社会问题都值得我们更深入的探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